记者手记:除夕不下井 矿工“挖”数据

听到记者想下井采访矿工,山西同煤集团同忻煤矿副总工程师王冬波有些为难:“不是不接待你们下井,是智能化工作面实现了‘无人’采煤,采煤工作面里没有采煤工。”

提起煤矿,保守印象里老是全身黑黢黢的矿工,在地下数百米深的矿井,把煤炭络绎不绝地运出地面。每时每刻,全国各地都有200万摆布煤矿工人在地下功课,仅山西就有40万人,春节期间也很少放假。

虽然不是第一次下井采访,但每次下井总免不了几分忐忑:脚下是混着矿井水的巷道,耳边是井下人车发出的咣当撞击声,面前是采煤机一刀割下去四散的煤粉……

在记者的疑惑中,王冬波带我们来到了同忻矿安排批示核心,庞大的屏幕上清晰展现着400多米深处采煤设备运转的画面和数据。

迎面走来的综采二队手艺主管董合祥没穿矿工服,穿戴一身称身的西服。他说,过去综采队每班20人,实现智能开采后,每班七八小我就能完成使命,并且全都分开了工作面,原先的操作工变成了巡检工。

“工作面的综采设备不消人操作,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。”董合祥说,在2公里长、200米宽的采煤工作面上,所有设备都实现了主动节制。60多个高清摄像头相当于人的“眼睛”,1500多个传感器是系统的“神经”,数据延时不跨越500毫秒,工人只需坐在监控核心察看工作面,就能够实现近程智能化无人开采。

综采二队机电队长杨继彪说,2016年第一次看见这些设备时,真的是一头雾水,压力山大。此刻,井下设备不竭生成的海量数据成了他们开采的新的“富矿”。

担任设备检修的王晋杰,曾是一名井下支护工,这是工友眼中井下最苦、最危险的工种之一。采煤机每割一刀煤,井下的118根支架都要随之挪动一遍,每根支架都有13个手把、26个功能动作,一个班下来要操作数千次,王晋杰的手上长满了老茧。现在,支护工,连同放煤工、

同时,一批新工种也在发生。过去担任开停泵站的薛燕云,现在是一名集控台操作员。以前,他监测的电流、电压、油温只要数字,判断次要靠经验,此刻屏幕上既无数据还有波动图,设备运营环境一目了然。

王冬波说,智能工作面建成后,工人劳动强度大大减轻,每工工效提拔了100多吨,工作面的回采率由87%提拔到95%,平安系数大幅提高。除了智能化工作面,同忻矿还建成了可视化的井下智能交通系统,包罗区间测速、红灯等节制、违章抓拍等系统,还为综采队供给“专车”办事。

“此后的方针是建成‘聪慧矿山’。” 王冬波说,当前的难题是,机械在识别煤炭和煤矸石上具有缺陷,只能把工人经验等参数成立数据库,编历程序。一旦煤矸石识别手艺研发成功,采煤将会变得愈加智能。

在采访竣事返程的路上,记者心里一边为春节期间仍在井下苦守的“煤亮子”点赞,一边也等候越来越多的矿工大年节不下井。

现实上,在煤炭大省山西,跟着“机械化换人、主动化减人”的推进,大年节不下井的矿工逐年增加。到2018岁尾,山西25座煤矿31个综采工作面开展了主动化和电液控升级革新,已有75座煤矿的153个井下变电所、62个水泵房实现主动化无人值守,原有的11座“千人矿井”煤矿,单班入井人数节制在了900人以内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meiguogongsi.com